当前位置:主页 > 文辑 >

修世榕:难忘四年报社生活

发布日期:2022-09-21 18:40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《昌潍大众》复刊,修世榕调入报社,夜里跑印刷厂、编辑《白浪河》副刊,那四年多的时间成了一生中最难忘记的历程。当过老师、干过新闻、修过志书,他一辈子都跟文字打交道,发表过数百篇诗文,将其中126篇辑成《北海诗文集》。

  修世榕是山东即墨人,1929年出生。他从小喜欢写文章,十七八岁时,在老师的鼓励下,开始把写的文章寄给报社。1946年的青岛《民言报》、1947年的《即墨日报》刊发过他的多篇诗作、文稿。

  新中国成立前他已参加工作,1956年胶州专区撤销,所辖六县划入昌潍专区,已在胶州专署工作的修世榕和几位同志一起到昌潍专署报到,他被安排到地直机关业余学校当老师,从此扎根潍坊,“我爱我的故乡,但我更爱潍坊。”修世榕说。

  地委好多干部都是他的学生,他讲课生动,特别受欢迎,有威望,以至于很多年间,在潍坊提起“修老师”都知道是他。

  1959年,《昌潍大众》复刊,地委宣传部部长王永成将修世榕调到报社,最初在采通室,组长张英才常常指导他,还教他太极拳。

  后来,修世榕到了总编办公室担任文字顾问。报社只有农业、政治文教、工商财贸三个编辑室,将稿件审核后都交至总编办公室,修世榕跟着副总编审稿、审大样,每天夜里都要和副总编于振海及编辑们一起跑印刷厂。“当时都是活字印刷,拣字、打版、灌铅、压纸型,很麻烦,跟现在没法比。”他说。

  初期,编辑部在胜利大街地委北楼的二楼办公,而印刷厂却在邓发西街(今东风西街),来回骑自行车,如果遇到地委有重要会议,来稿晚了,晚上一二时才能发稿,等看完清样签字付印,已是凌晨二三时了。尤其是冬天的寒夜里,遇到风雪天,他蹬不动自行车,就推着车顶着风雪,艰难地一步步往回走。回到地委大院,往往衣裤全湿了,到伙房吃上定量的一个馒头、一碗菜,再回到宿舍。

  “报纸工作的政治性太强了,容不得一点差错。”他记得有一次,新华社发稿《请看今日之渝中竟是谁家之天下》,本来标题中没有任何标点符号,有关工作人员觉得感叹语气挺强的,就顺手加上了感叹号。结果见报后,报社受到省委宣传部的严肃批评。一字之差也会引起一连串的错误,有一篇文章中,作者将“他”写作“她”,配插图的编辑据此将人物画成女性,第二天,文中人物所在公社找来了。

  “失之毫厘,差之千里,一时的疏忽往往造成严重的政治损失。”修世榕为此还在《昌潍大众通讯》上专门撰写文章,谈新闻报道中的差错问题,他以后从事多种工作,报社四年给他打下了坚实的基础。

  “莫道春雨贵如油,人造甘露遍地流社员壮志贯斗牛,抗旱誓叫天低头。”1960年春,昌潍大旱,修世榕写了一首《抗旱誓叫天低头》的小诗,发表在《昌潍大众》上。1961年,修世榕到文教组,接替李新民编辑副刊,并经总编同意将副刊改名为《白浪河》。

  后来他接到一名作者的来稿,将他这首诗一字不动地照抄了一遍,并附上其他几首短诗,附文称“辑当地民歌”。已经发表的诗作竟被当成“民歌”,修世榕一笑了之,没再追究。

  1963年《昌潍大众》停刊后,修世榕又回到地直机关业余学校,之后曾担任过潍坊市史志办公室副主编,潍坊市地方志学会副秘书长,潍坊市社会主义学校副校长,九三学社潍坊市委员会副主委、秘书长,潍坊市第七、八两届政协委员,文史委副主任,潍坊市政法委、检察院执法监督员。曾被九三学社山东省委评为优秀社员,被潍坊市政协评为优秀政协委员,先后两次被评为全省地方史志系统先进工作者。

  他还主编过《潍坊教育》《潍坊史志通讯》等刊物;参与主编过《中国城市百科丛书潍坊市》《潍坊大事记》《潍坊新方志论丛》《潍坊诗词》《潍坊古今人物》《潍坊市志》《潍坊年鉴》《潍坊优秀乡镇企业》《潍坊工商老字号》等书;参与评审过《威海市志》《平度县志》《即墨县志》《淄博市志》《五莲县志》以及潍坊所属青州、诸城、潍城等十几部县、市、区志。

  《潍坊日报》创刊后,他曾担任评报员多年,为《潍坊日报》《潍坊晚报》写过不少稿件,他还给《昌潍文艺》等报刊撰稿。他精选发表在各类报刊上的诗文126篇,辑成《北海诗文集》,2001年5月由潍坊新闻出版局印发。

  2月24日,记者按照几天前约定的时间来到93岁高龄的修世榕家。不巧的是,老人家前一天感到身体不适当天要去住院,尽管步履蹒跚,坐久了会受不了,可他和家人还是信守约定,接受了记者不合时宜的叨扰,着实令人感动。

  老人家耳朵不背、思维清晰,谈起在《昌潍大众》时的人和事,如数家珍,拿起珍藏的合影老照片,挨个给记者介绍,说起每个名字,就像在讲自己的兄弟姐妹一样亲切。他珍藏着一本红色塑料皮的笔记本,小幅的老照片一张张贴在里面,他翻看时,面容慈祥而温和,沉浸其中,似乎看见了时代,看见了生活。

  时光老去了岁月,岁月沧桑了容颜。但有些人、有些事,总在心头,正如他2000年写下《难忘的历程》:“四十多年了,许多往事都像过眼云烟记不得了,唯有《昌潍大众》从复刊到停刊四年间的事,却至今历历如在眼前。可能是由于这几年反右倾盛行、自然灾害严重、群众生活极端困难时期,而后又正是贯彻调整、巩固、充实、提高八字方针,国家发生重大转变的时期,给人的印象太深的缘故吧!”

  艰苦的岁月,美好的回忆。就在发稿前,记者惊闻老先生于两个多月前过世。世事无常,唯留遗憾,祝老人家一路走好。